1分排列3

                                                                      来源:1分排列3
                                                                      发稿时间:2020-05-26 23:06:39

                                                                      针对以上的种种,美国政府开始煞有其事地提出各种解决办法,首先就是“反思过去20多年的政策”。

                                                                      美国显然对此十分担忧,他们在这份“对华战略方针”中不断诋毁中国,甚至继续在涉疆问题和媒体宣传等方面对中国“指指点点”。

                                                                      5月20日,白宫方面最新发布了一份长达16页的《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这份文件中的内容声称,自1979年与中国建交以来,美国在对华策略上一直是“抱有希望的”,美方希望通过接触交往,能使中国“经济开放”和“政治开放”,然而40年后的今天,美方认为自己并未如愿。

                                                                      当地时间20日,美国伊利诺伊州众议院以81票对27票,罢免了在特别会议期间拒绝戴口罩的共和党众议员达伦·贝利。

                                                                      在有关国家安全的部分,美方将中国在台湾地区和中印边境等问题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行为歪曲为“在全球范围内的军事恐吓”,并称中方近年来的军事动作威胁到了美国及其盟国的利益。孰不知,美国的军费支出常年位居世界第一,军事动作已触及世界的各个角落。

                                                                      特区政府留意到《决定》针对的只是那些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行为以及外国和境外势力干预香港特区事务的活动。这些恰恰是过去一年不少香港政商界和广大市民极度担忧的情况,亦令大家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有更深切体会,并要求特区政府要积极应对。去年六月至今的“修例风波”所涉及的暴力不断升级,更出现多宗爆炸品及枪械事件,构成恐怖主义活动的风险,严重危及公共安全。这期间,鼓吹“港独”、“民主自决”的组织煽动示威人士,特别是青年人,公然侮辱和焚烧国旗、污损国徽、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并策划动员所谓“国际支持”,干预香港事务,诋毁“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和公然挑战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权威。另一方面,部分政党人士亦多次扬言要瘫痪特区政府。还有部分人士乞求外国干预香港事务,甚至对香港实施制裁。这些行为已严重触碰“一国”原则的底线,破坏中央和特区的关系、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及挑战中央权力和《基本法》权威。

                                                                      美国政府通过这份文件重申了两大战略目标,一是提高与各组织机构、盟友和合作伙伴之间关系的弹性,二是“迫使中国停止或减少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为此,美方从问题挑战、应对策略和贯彻落实三方面作出了阐述。

                                                                      然而,此后文件内容所透露出的态度开始愈发强硬,直指中国正在经济、价值观和国家安全三大方面对美国发起强烈挑战。

                                                                      美方的策略:拉上盟友伙伴,逼迫中国就范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是无可置疑的。对世界上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安全立法都属于国家立法权力。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决定具有最高权威和法律效力。《决定》完善了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宪法和《基本法》有关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决定》没有修改《基本法》,也没有取代或排斥《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宪制责任和法律义务。换句话说,香港特别行政区仍有尽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立法责任。